柳亚子先生的籀史斋和思旧庐

1950年9月11日,柳亚子先生搬进了北京北长街89号。新中国成立后的重重喜事,使柳亚子想要实现其学术抱负。为此,他为书房题名“籀史斋”,为居室题名“思旧庐”。

柳亚子先生的这两个书斋,是从1951年至他逝世一直都在使用的。上世纪50年代初,他定居于北京北长街后,把两间厢房改称为“籀史斋”和“思旧庐”。他曾透露过晚年的两桩心愿。

柳亚子在《“籀史斋”题名跋》中说:“余有志辑后明史,殆四十余年矣。胫胫微抱,老而弥坚。”后明史,柳亚子也称为南明史,他曾在《我的南明史料研究经过》一文中写道:“南明史料这个名词是我杜撰出来的,所以先得说明一下。所谓南明的范围,是从公元1644年即明历崇祯17年甲申5月3日弘光帝监国南都起,到公元1683年即明历永历37年癸亥8月13日汉奸施琅入东宁……共计40年”。搜集、整理、编订南明史是柳亚子先生的夙愿。早在17岁时,柳亚子就对南明史发生兴趣。抗日战争中,上海沦陷,柳亚子困守孤岛“活埋庵”,开始从事研究。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,世事多艰,国难当头,容不得柳亚子先生安放一方平静的书桌,不得不挺身而出为国家为人民号呼奔走。晚年恰逢盛世,又有了安静的居处,“颜其斋曰‘籀史’,聊自鞭策耳”。籀史者,读史耳。这也显示了柳亚子当时的心态。

还在反袁斗争时期,周实丹、阮梦桃、宁太一等杀身成仁后,柳亚子呕心沥血地搜寻他们的遗著,编订出版,一则怀旧,二则励新。为新中国成立奋斗献身的柳亚子的亲朋好友更是以千百计,柳亚子当然不肯任其默默湮灭。就如柳亚子在《“思旧庐”题名跋》中所说:“国之历史文化,加演晋而不可割断,似毛主席有此主张。余既绘《旧隐图》,复撰《怀旧集》,意亦犹是”。(1989年1月上海人民出版社《柳亚子选集》647页)柳亚子的思旧不是为了抒发个人的恩怨,而是为了让祖国的历史文化传之后人,发扬光大。在这方面尽管精力有限,但柳亚子还是留下了一些闪光的篇章。

遗憾的是,柳亚子毕竟年事已高,体弱多病力不从心。“思旧庐”内的工作无法一一完成;至于修撰南明史,更是成为亚子未了的事业。直到1983年,柳亚子先生逝世25周年,有关方面成立了“柳亚子文集编辑委员会”,陆续出版柳亚子文集,1994年才把柳亚子生前手稿刊定,出版了《南明史纲·史料》一书,总算可以告慰于亚老在天之灵。

(责任编辑:张湘忆(实习)、王新玲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