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刁民”是怎样炼成的

普通农家,想请乡镇干部吃顿饭,请都请不到。可四川寿仁农妇黄满云不识相,这天却在镇政府食堂开起了荤。她与25位村民到禄加镇政府“讨说法”,中午直接进了食堂吃饭。结果这一顿,吃出麻烦来了。黄满云被当地公安机关拘留。

仁寿县公安局出示的《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》显示,“黄满云带头将禄加镇政府食堂饭菜抢光,导致政府工作人员没有饭菜,严重影响了禄加镇政府的正常工作秩序,依法对黄满云处以行政拘留十五日”。

同样是吃,一星期前有条消息说,安徽省蒙城县三义镇政府在“刘梦夫大食堂”消费欠下63万多元的接待费,17年过去尚有21万多元未还。

农妇黄满云等20多人赊了一顿政府的饭钱,黄满云被一个听上去挺别扭的理由给拘留了。而安徽蒙城同样的赊,却没听说哪个镇干部被抓了起来。这让人心里,横竖都是个别扭。

黄满云带头吃的这顿饭,是否带有刁民作派,我们难以下结论。但从最初的拘留理由上看,农妇黄满云显然还真没把乡镇干部当领导来敬畏。政府的食堂是你想吃就吃得的?你吃完“导致政府工作人员没有饭菜”,他们岂不饿着肚子为人民服务?万一有领导饿倒在工作岗位上,你黄满云算是罪魁祸首,还是蓄意谋害?

可农妇黄满云不这么看。你镇政府自己都说了,嫌我们在“办公室大声吵闹,导致工作人员无法工作,不得不关闭门窗”。你关闭门窗不理不睬,我跟谁去反映情况?你关闭门窗是为人民服务么?人民送上门来让你服务,你关上门窗干什么?

至此,农妇黄满云被拘理由的真相,终于出来了镇党委副书记杨永东称,黄满云上访并未走正常程序,是非法聚众上访。

瞧,越级了吧?你黄满云得向你的村主任村支书说事,还得单个儿的一个人去说。否则你就是上访,你就是聚众。

上访,好一个“上”字。你一乡镇政府,就“上”了,高高在上的“上”吧?

一个“上”字,你就不难理解,仅仅因为几亩地的事,村民说丈量有误,镇干部或许半天就能拿出结果的事情,村民们要来回跑上三年时间。

一个“上”字,你就不难理解,他们会在村民前来反映情况时关上门窗。

一个“上”字,你就不难理解,镇里一个电话,公安部门就能找到理由将人拘留。

农妇黄满云们,一顿便饭,吃光了政府食堂。镇干部一个电话,却“吃光”了村民反映情况的权利。

如果有肉,同样是吃,黄满云们吃了吐了骨头。而镇领导们吃了,连骨头都没吐。

如果说今天的黄满云俨然成为“刁民”,那么,在这些不努力、不作为、不要脸的官员面前,再老实的村民,都会磨练成具有与他们斗智斗勇本领的聪明人。

好在,黄满云虽然被拘,但被拘之前终归还有个说理的地方。